博客网 >

谁也不是谁的谁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清明时放了三天假,却没回去。还给自己找了冠冕堂皇的理由:清明不提倡走动的。其实是因为之前就跟同事商量过要一起放松一下的计划,差不多打算是要K歌的。来上海快两年了,只在去年暑期昂立夏令营的庆功夜里跟出去唱过一次,一直很想有机会再出去唱K 

K算是我很少的爱好之一。我爱唱的也都是些舒缓的伤感情歌,整得自己像是歌里的受伤女主角。可实际上我并没有那么多的经历。以前无聊的时候会想,宁愿自己多体验一些悲观离合,也总好过一片空白。直到后来有经历过一段失败的感情,才知道,我伤口愈合的能力其实很差劲,而且还容易留下后遗证。 

但无论如何,还是改变不了唱伤感情歌的习惯。 

为了和同事一起玩,我轻易地就选择了不回家。想起去年国庆时也是如此。如果不是自己太自私,就是因为动机不纯。我宁愿自己是属于前者。最后我并没有跟同事一起出去,因为之前托咐的组织者,并没有真的去组织唱K的事,我为此很是生气,于是态度坚决地拒绝参加聚餐,谁请都不去。我也知道,少了我并没有什么大不了,人家饭也是一样的吃。他们只是会有一点莫明其妙,我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拒绝参加?这一点,我自己也说不清楚。 

有时候,自己就是这么的神经质。某个时候,自己心里有个期待,总希望别人就刚好不偏不倚地去让那个期待变成了现实,并且还能带些出乎意料的“惊喜”。可是,别人也不过只是关系一般般的同学或者同事或者朋友而已,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,又凭什么要求人家刚好知道你想要什么并且刚好想满足你的期待呢?如此想想,觉得自己很不可理喻。 

就在前天,那个没有去组织唱K而遭到冷遇的家伙,竟然非常凶悍地对着我狂飙了一番“抗议”,然后气冲冲地扬长而去,那架式用怒发冲冠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,因为隔着耳塞的阻力我依然能感觉到那股爆发的威力,回到自己办公室也不忘把门“呯”得很响。遗憾的是,他的连珠炮一般的发泄,具体讲的些什么,我并没有听到,因为我正放着音乐,是赵传的《勇敢一点》,声音开得很大。我想大概是因为这几天我对他的不理不睬让他感到莫明其妙,而他的主动搭腔却只换来我毫不领情的冰冷面孔,这一点大概令他更加不爽。 

让我费解的是,他究竟有没有看到我正塞着耳塞?那时候是中午十二点多,并非上班时间,他完全没有必要进来自讨没趣,我也完全没有必要一定去听他的提问,回答他的问题;何况我当时正在赶着完成一篇下午要上交的报告,我不希望有任何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我的思路。 

他发飙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一点好笑,就算此前我对他有多不友好,但在那个时候我只不过是因为忙着写报告而拒绝外界的干扰,再说,我眼睛看着电脑屏幕,也观察不到坐在我后面的人有没有在喊我名字,问我问题。他有必要选择在那个时候发泄么? 

略有一丝的讥笑过后,我感觉到一种被人凶后的难过。虽然他具体讲了些什么我没有听到,但他确确实实是在向我发威。他曾经说过,在这里,我对谁态度都很好,唯独敢凶的人就是他。有时候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,心里还时不时地会有一点愧疚感,并且提醒自己,不能因为人家关心你帮助你把你当朋友而你不在乎,就不把人家放在眼里,就可以对人家大呼小叫,就可以把人家当空气不理睬。 

但是,就算我为过去的所作所为有再多的愧疚,在隔着耳塞感受了他的那一次发飙之后,我觉得我们终于扯平了,从此我不再欠他的。一直以来,我之所以面对他会刁蛮任性蛮不讲理,也许就是为了激怒他,最好怒到他从此再也不愿意理我。我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心理算不算有一点病态。 

突然间想到一个比方,他就像我所看过的电视剧或小说里面的在女主角身边的男配角,就算他人再好心再好,除了有时会产生一点同情,更多时候我总是希望他最好消失得无影无踪。 

想过之后又觉得不恰当,他又不是我的什么男配角,谁也不是谁的谁,不过是自己太过自恋罢了。

<< 生死不离 / 勇敢一点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musicfeeling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